法国总统马克龙近期宣布北约“脑死亡-油价新闻-怀远新闻网
点击关闭

中国-法国总统马克龙近期宣布北约“脑死亡-怀远新闻网

  • 时间:

吉喆因病去世

(2019-11-09 11:55:02)

「北約是一個集體防禦組織,防禦什麼?防禦誰?誰是我們的共同敵人?我們共同的主題是什麼?這些問題需要澄清。」

【延伸閱讀】美欲將北約推上反華軍事戰線?北約內部意見並不統一

報道稱,馬克龍抱怨北約前兩次峰會幾乎只關注防務開支和「如何減輕美國財政負擔」的問題。在下周的倫敦峰會上,特朗普預計會再次要求歐洲和加拿大增加防務開支。

報道稱,馬克龍尤其對北約憲章第五條提出疑問,第五條涉及的是一個北約成員國被攻擊時的集體防禦條款。

顯然,北約的這一「積極」反應是對美國壓力的回應。

報道指出,就在幾周前,他稱該組織已經「腦死亡」,此說法遭到聯盟其他成員的批評。馬克龍說,他很高興自己最近的言論起到了「警鐘」的作用,而僅僅談論財務和技術問題是「不負責任的」。

(2019-11-22 13:35:05)

報道稱,特朗普政府計劃將投入減至16%,預計其他國家將會彌補資金上的缺額。

11月7日,在德國首都柏林的總理府,德國總理默克爾(左)與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在新聞發佈會後合影。新華社/美聯

馬克龍與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舉行會談后,在聯合記者會上對北約提出了一系列問題。

參考消息網11月9日報道 外媒稱,在7日公布的《經濟學人》周刊訪談中,法國總統馬克龍認為北約處於「腦死亡」狀態,對美國與歐洲之間缺乏協調以及土耳其在敘利亞的單邊行動表示遺憾。這一表態引來同為北約盟友的美國和德國反駁,但作為北約「假想敵」的俄羅斯方面卻對此點贊,俄外交部發言人稱這是句「大實話」。

報道稱,特朗普決定從敘利亞東北部撤軍從而使土耳其軍隊得以進入,這招致兩黨的強烈反對。做出這個決定之前,特朗普與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通了電話。特朗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一名消息人士上周對《新聞周刊》記者說,總統在電話中被埃爾多安「忽悠了」。

馬克龍說:「必須敲響警鐘。」此話是指北約未能釐清一些迫在眉睫的挑戰,如與俄羅斯的關係、土耳其問題、甚至「敵人是誰」。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此次會議前甚至妄稱,北約正面對中國人破壞北約安全和安全交流的企圖,因此北約必須繼續發展並採取新的視角。

參考消息網11月30日報道 外媒稱,在與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舉行會談后,法國總統馬克龍11月28日堅持他關於北約正遭受「腦死亡」、成員國之間沒有戰略合作的說法。但他的觀點沒有在北約外長會議上得到支持。

德國《世界報》網站的報道也稱,斯托爾滕貝格幾個月來一直在北約內部推動關於中國的討論。這位挪威人此前表示,中國不僅會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而且現在也已經擁有世界第二高的軍費預算。

他特別稱讚了法國在打擊西非薩赫勒地區的伊斯蘭恐怖主義蔓延方面發揮的作用。本周兩架法國直升機在馬里相撞,13名法國士兵喪生。

報道認為,由於北約的直接預算相對較小,約為25億美元,因此美國縮減投入的行為很大程度上為象徵性舉措。

俄國家杜馬(下院)議員德米特里·諾維科夫指出,不久前,馬克龍率先指出了歐洲政治中的積弊,「北約從來都無法保障歐洲的絕對安全,北約是迫使歐洲政治屈從於美國利益的工具」。報道稱,美國已開始要求北約的歐盟成員國承擔更多組織預算,並「承認其僕從國身份」,「在此情形下,馬克龍的言論振聾發聵」。

報道稱,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駁斥了馬克龍關於歐洲必須重新獲得軍事主權的批評。他說:「任何讓歐洲和北美疏遠的企圖都不僅有可能削弱北約和跨大西洋紐帶,而且有可能分裂歐洲。」

另據美聯社11月28日報道,法國總統馬克龍說,北約國家必須停止在軍費開支上的爭吵,並且就這個軍事聯盟的未來以及如何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進行深刻討論。

馬克龍還為自己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建立友好關係辯護。他說:「不與俄羅斯對話讓歐洲大陸更安全了嗎?我不覺得。」

據德國《世界報》網站11月20日報道,美國給北約施加了很大壓力。

德國《世界報》報道就指出,美國明確把北京歸為敵人,但德國和法國不這麼認為。柏林和巴黎把中國視為應該儘可能與其展開合作的重要貿易夥伴、歐洲的重要投資者以及「戰略挑戰者」。

參考消息網10月17日報道 美媒稱,美國國會議員埃里克·斯沃韋爾10月15日提議將土耳其「趕出」北約,認為土耳其入侵敘利亞而表現得不像個盟友。然而,北約沒有開除成員國的機制。

報道稱,法國總統指出了讓歐洲位於懸崖邊緣的三大風險。其一是「歐洲忘記了它曾是一個共同體,而逐步自認為是個市場」;其次是依然是「我們重要盟友」的美國現在則看向「別處」,「我們首次出現了一名不支持歐洲計劃想法的美國總統」;最後的風險是,世界的再平衡將會導致兩極化的風險,也明顯會讓歐洲邊緣化。

他緊接着批評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對敘利亞政策以及美土關係的處理。他說:「如果在和土耳其領導人秘密通話時(特朗普)實際上給他們開了綠燈,然後他面對美國新聞界和國內民眾的反響又改變政策,那土耳其會怎麼去理解?他們會非常困惑。」

參考消息網11月28日報道 外媒稱,美國總統特朗普自上任之後,多次對美國在北約承擔過多軍費開支表達不滿。多位美國和北約官員近日透露,特朗普政府已採取行動大幅削減了在北約的開支,而減少的部分將由北約其他成員國承擔。

報道表示,馬克龍的北約「腦死亡」言論遭到了北約盟友的尖銳批評,尤其是斯托爾滕貝格。他警告不要動搖北約這個跨大西洋(600558,股吧)聯盟。

此外,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11月28日報道稱,馬克龍的觀點沒有在北約外長會議上得到支持,其中德國提出了最嚴厲的批評。

土耳其對這一批評反應強烈,指責馬克龍是「恐怖主義的支持者」。雙方的激烈交鋒顯示出北約成員國之間的隔閡。

(2019-11-28 14:31:03)

(2019-11-30 10:44:16)

大西洋理事會的北約問題專家豪爾赫·貝尼特斯前不久對《星條旗報》記者說:「從歷史上看,北約處理這類問題的辦法是私下制裁違背北約價值觀的成員國,但不正式中止它們的成員國資格。」(編譯/何金娥)

俄贊「金句」一語中的據俄羅斯《勞動報》網站11月7日報道,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在臉書上回應了馬克龍:「都是金句。屬於大實話且一語中的。準確定義了北約的現狀。歐洲將如何掌控自身命運?願聞其詳。」她表示美國的霸權地位導致了「今天的認同感及發展危機」。

另一名杜馬議員亞歷山大·舍林相信,莫斯科不會對歐盟構成威脅,「北約自身氣數已盡,失去了任何價值,究其實質,北約的存在可以讓不重視歐洲國家意見的美國作出在歐盟境內駐軍的獨斷決定」。但他不相信歐盟聯軍會有未來:各國之間的領導權爭鬥滋生的矛盾將蓋過一切,從而被美國利用。

指責美國缺乏協調據法新社11月7日報道稱,馬克龍在訪談中強調:「美國的戰略決策同北約夥伴之間不存在任何協調。我們看到北約另一個夥伴土耳其在一個關乎我們利益的地區執行攻勢,也沒有進行協調。」「這些發生的事情對北約是個巨大的問題」,需要「現在就明確北約的戰略目的是什麼」。馬克龍也再次呼籲「加強」歐洲防務。

報道稱,馬克龍也再次將矛頭對準土耳其,稱土耳其單方面進攻西方支持的敘利亞庫爾德武裝的做法「危及反『伊斯蘭國』組織聯盟所採取的行動」。

報道稱,外交消息人士說,馬克龍是在試圖迎合國內受眾。隨着13名法國士兵在直升機撞機事故中喪生,預計馬克龍將敦促北約盟友更多地參与打擊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在西非薩赫勒地區的蔓延。

看來,美國正在不遺餘力地炒作「中國威脅」,並試圖將北約推上反華的軍事戰線上。不過,北約內部對此問題意見似乎並不一致。

德美反駁「激烈言辭」據英國《金融時報》網站11月7日報道,德國總理默克爾駁斥了馬克龍對北約的「全面打擊」。默克爾說:「法國總統選擇了激烈的言辭。這不是我對北約內部合作的看法……即使我們確實存在問題,即使我們確實需要共同行動。在德國看來,北約符合我們的利益。北約是我們的安全聯盟。」

馬克龍還擔心,與歐盟毗鄰的俄羅斯或將因為在國際舞台上的不可預見行為而構成威脅。不過,他篤定地認為,歐盟理當與莫斯科恢復正常關係。報道認為,馬克龍這一點是正確的。

德國《青年世界報》的報道也提到,柏林至今執行雙軌策略。這關係到的可不是小錢:中國是德國最大貿易夥伴;對諸如大眾汽車等重要企業而言,對華業務完全不可或缺。

馬克龍的一項爭議性舉措是,建議與俄討論後者提出的暫停在歐洲部署中程核導彈的建議。

據法新社11月29日報道,斯洛伐克前駐北約大使、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歐洲中心成員托馬斯·瓦拉謝克說:「如今北約內部存在三個搗亂分子。」

這名官員說:「特朗普總統顯然被說服了,他同意撤軍不過是為了讓事情看起來好像我們得到了什麼——但我們並沒有得到什麼。」

【延伸閱讀】美議員建議將土耳其「踢出」北約 美媒:沒這個機制

報道還稱,此外,德國和歐盟正努力謀求成為一支獨立的世界性力量,即「戰略自治」。法國總統馬克龍近期宣布北約「腦死亡」,以回應美國和土耳其在敘利亞北部的獨斷專行,但這也是在施壓,以促使歐盟採取獨立的世界政策。

據德國《青年世界報》網站11月20日報道,19日,斯托爾滕貝格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中國正變得越來越強大。北約外長會議將研究中國問題。

斯托爾滕貝格11月28日說,「在變化無常的時期,我們需要北約這樣強大的多邊機構」,他還說自己與馬克龍進行了「良好和坦誠的討論」。

(2019-10-17 06:30:01)

據「今日俄羅斯」電視台網站11月21日報道稱,蓬佩奧20日在布魯塞爾舉行的北約外長會議上發錶針對中國的言論之時,布魯塞爾的記者卻對與彈劾相關的傳聞更感興趣,他們中甚至沒有人問起中國。

據法新社11月28日報道,馬克龍在聯合記者會上說:「我完全承擔這些可作不同解讀的觀點,因為我認為面對眼前的重大利害關係,繼續討論財務和技術問題是不負責任的做法。」

11月27日,法國防長帕利(左四)與三軍參謀長勒庫安特(左三)抵達法軍在馬里的基地。(路透社)

報道還稱,此前美國提供了北約直接供應資金的22%,其中包括北約總部的維護費用,對保障安全和一些聯合軍事行動的聯合投資。

另據美聯社11月7日報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德國外長馬斯7日強調了兩國之間的密切關係,駁斥了關於大西洋兩岸摩擦的說法,並堅稱北約如今依然舉足輕重。

然而,北約沒有開除成員國的機制。成員國可以根據公約第13條自願退出,但北約沒有辦法強迫某個國家退出。那需要擬定一個新的條款,並交由包括土耳其在內的所有成員國批准。土耳其既不大可能自願退出北約,也不大可能同意一個允許將其開除的條款。

報道稱,斯沃韋爾並不是第一個提議讓土耳其退出北約的國會議員。南卡羅來納州的共和党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上周表示,他將呼籲「取消」土耳其的北約成員國資格。

值得注意的是,據報道,這位北約秘書長最近在美國逗留期間得知,美國政府「對中國的體量感到擔憂」,這使「北約對美國而言更加重要」。

馬克龍認為:「未來的第五條是什麼?如果巴沙爾·阿薩德政權決定報復土耳其,那我們也要牽涉進來嗎?」

法國總統認為,「一方面,歐洲防務至關重要,即歐洲在軍事層面需要擁有戰略和戰力自主;另一方面,重要的是重新開啟同俄羅斯的戰略對話,這需要不帶任何天真並需要時間。」

參考消息網11月22日報道 11月21日,北約外長會議在布魯塞爾舉行,據媒體報道,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會前泄露了一個「秘密」,即這次會議將研究中國問題。綜合外媒報道,美國希望拉攏北約加入反華的軍事戰線中。不過對此議題,北約內部各國意見並不統一。

馬克龍說,北約真的需要聚焦于解決一系列問題,例如如何保持歐洲和平、與俄羅斯的關係、土耳其在北約的角色,以及聯盟的敵人可能是誰。

種種跡象表明,美國對所謂「中國威脅」的鼓吹似乎還不能說服北約的所有成員們。俄媒甚至調侃,相比之下,關於華盛頓的彈劾聽證會更引人注意。

報道指出,特朗普現在對土耳其官員實施了經濟制裁,但繼續為自己的撤軍決定辯護。共和黨和民主黨高層議員正力主實施更加嚴厲的制裁,并力主總統收回撤軍決定,他們認為,撤軍將使「伊斯蘭國」組織以及「美國的敵人」伊朗和俄羅斯更加「膽大妄為」。

蓬佩奧說,特朗普敦促北約國家兌現將國內生產總值的2%用於防務的承諾,這一立場表明,北約對美國「非常重要,非常核心」。

參考消息網12月1日報道 外媒稱,本來下周在倫敦舉行的紀念北約成立70周年的峰會應該成為盟國之間團結的一個重要時刻,但是三個「搗亂因素」——特朗普、馬克龍與埃爾多安——可能搞砸這場盛會。

【延伸閱讀】外媒:美國將大幅削減在北約開支 減少部分由其他成員國分擔

據美國《新聞周刊》網站10月15日報道,斯沃韋爾是民主黨人,他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採訪時說:「土耳其也是北約盟友,我想他們不希望被趕出北約,而我認為那是可以考慮的事情。我們應該兩黨一致設法……改變土耳其的行為。」

【延伸閱讀】馬克龍稱北約正經歷「腦死亡」:美德反駁 俄點贊「大實話」

他呼籲重啟與俄羅斯的對話,以加強整個歐洲大陸的信心與安全。北約與俄羅斯的關係已處於冷戰結束以來的最低點。

馬克龍說,「我們的共同敵人……是已經襲擊了我們所有人的恐怖主義」,不再是俄羅斯或中國。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11月28日報道,CNN援引多位美國和北約官員的話稱,特朗普政府已採取措施以大幅減少其對北約集體預算的投入。

歐盟領導人認為,歐洲的防禦工作仍需高度依賴北約。歐洲各國迫切希望形成統一戰線應對特朗普對北約的批評。

【延伸閱讀】反對將俄中當敵人 馬克龍為北約「腦死亡」言論辯護

一位盟國外交官警告說:「與特朗普一起,一切都不可預知。」特朗普到北約唯一的議題就是分擔防務開支,他認為北約已經過時。2018年他曾公開攻擊德國總理默克爾,指責她為共同防務出的錢不夠,還說德國向俄羅斯購買天然氣,讓後者得以重整軍備。

報道稱,自從法國總統認為北約「腦死亡」后,便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態勢。土耳其總統未與盟友進行任何商議對敘利亞東北部發起進攻之後,馬克龍發起了猛烈抨擊。土耳其總統不喜歡這種批評,11月29日反過來稱馬克龍「腦死亡」。

馬克龍遺憾地表示:「我們在打擊『伊斯蘭國』。矛盾的是,美國(從敘利亞北部撤軍)的決定和土耳其的攻勢起到了同樣的後果:在地面作戰的我們的夥伴『敘利亞民主軍』被犧牲了。」

今日关键词:陈雨菲2-1戴资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