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性稳定币对公共政策和监管形成了诸多风险-延安新闻网-最新新闻热点
点击关闭

监管货币-全球性稳定币对公共政策和监管形成了诸多风险-最新新闻热点

  • 时间:

乔治37分

閻慶民:「四個結合」提高上市公司質量

閻慶民表示,當前資本市場的改革共識已經充分形成。今年以來,按照新發展理念,證監會組織專門力量,圍繞市場反映比較集中的關鍵性方向性問題進行研究論證,形成了全面深化資本市場改革總體方案。目前正在緊鑼密鼓逐步推進。這是今後市場資本市場全面深化改革的路線圖。

閻慶民指出了上市公司治理過程中普遍存在的問題。市場整體向好時,潛在問題容易被掩蓋,但形勢變化時,問題和風險開始暴露,其根源都與上市公司治理相關,如當前上市公司大股東高比例質押、資產佔用、違規擔保等,反映出上市公司治理獨立性不夠、治理失效、內控缺失等深層次問題和道德風險。

不同於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所存在的幣值高波動性、投機炒作盛行的缺陷,Libra更像是非主權數字貨幣的2.0版本,也就是全球性穩定幣。按照Libra的願景,通過與一組資產進行挂鉤來穩定幣值,藉此推動全球支付(尤其是跨境支付)向效率更高、成本更低、更普惠的方向發展。

對於危害公共衛生、公共健康、公共安全等侵害第三方和侵害公眾行為的上市公司應當強制其退市。但在這個過程中,也要尋求大股東、實際控制人和中小投資者之間的平衡。

人民銀行之所以很早就在布局推出DCEP,就是為了避免人民幣被非主權全球性穩定幣侵蝕。穆長春稱,如果人民幣不可兌換,就會和弱勢貨幣一樣,必然受到全球性穩定幣的侵蝕。唯一有效的應對,就是保持和提升人民幣在國際貨幣籃子中的地位,爭取繼續提升成為強勢貨幣,才能抵禦住全球性穩定幣的挑戰。

二是全球性穩定幣生態系統存在信用、期限和流動性錯配及操作風險,可加劇國內貨幣金融部門的脆弱性、加劇危機的跨境傳導。全球性穩定幣很大程度上依賴運營者的信譽,一旦出現風險事件,做市商是否有能力穩定幣值存疑;而抵押資產儲備不透明、相關的權利和義務界定不清,儲備資產未獨立託管等也會引起擠兌。

穆長春建議,應對可能存在的監管漏洞進行全面評估,以最高標準對穩定幣進行監管,並推出新標準。私人部門開發穩定幣需遵守國際及不同國家法律法規,滿足來自監管、治理結構及風險管理的最高標準要求,明確參与者對穩定幣的權利和義務,清晰界定治理結構和投資規則,並充分披露。

隨着金融科技的不斷更迭和進步,全球央行面臨的挑戰不再僅是如何讓貨幣政策在經濟發展中發揮更大效力,私人部門參与的數字貨幣發展新趨勢,正在撼動着央行賴以存在的基礎和權威,令各國央行充滿擔憂和警惕。

三是如果全球性穩定幣用於支付,一旦出現系統中斷,會導致市場金融波動並影響實體經濟活動。在市場承壓時,如果穩定幣成為法定貨幣的替代,將衝擊國家貨幣主權等。

「打鐵必須自身硬。監管幹的就是得罪人的活兒,要敢於碰硬,不當稻草人。」周亮如是說。

證監會副主席閻慶民、銀保監會副主席周亮、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院長謝平等均有精彩發言,證券時報記者梳理核心觀點以饗讀者:

閻慶民表示,對於提高上市公司質量,證監會強調四個結合:一是企業內生髮展與外部促進保障結合,突出上市公司第一責任,豐富外部制度供給;二是優化增量與調整存量結合,把好入口與出口關;三是解決突出問題與構建長效機制結合,立足當下、着眼長遠;四是監管本位與協調推進結合,抓好精準監管,強化政策協同,推動形成強大合力。

對於應如何繼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劉世錦建議,加快推動城鄉之間生產要素的雙向流動,重點關注城裡人下鄉。「進城」與「下鄉」相融合,大都市圈的發展才有動力。這方面的「卡脖子」是農村集體土地制度改革。可考慮在保障農民利益、尊重農民自主選擇權、獲取土地收益后優先建立完善社會保障制度的前提下,在城鄉結合部開展農村宅基地對外部流轉的試點。

「歷史經驗告訴我們,貪婪與恐懼只有一線之隔,治理金融亂象,必須大幅提高違法違規成本。兩年多來,銀保監會系統共罰沒超過65億元、處罰違規人員9000餘人次,超過前十年總和,形成了有力震懾。」周亮稱。

在當天會上,周亮就銀保監會在改革監管體制機制、創新監管方式方法以及打造監管「鐵軍」方面所取得的進展進行詳細闡述。他表示,銀保監會組建以來,按照優化協同高效的原則,加快機構、職能、人員全面融合。補齊監管制度短板,消除監管空白,近兩年共發佈100多項制度。堅持機構監管與功能監管、審慎監管與行為監管相結合,強化監管穿透,打擊監管套利。銀保監會主動與財政部、人民銀行、證監會等部門加強監管協調,無論是「有照行車」、還是「無照駕駛」,均不能遊離于監管之外。深化簡政放權,合理配置監管資源,加強橫向縱向聯動,強化事中事後監管,監管的覆蓋面和有效性顯著提升。

周亮:監管要敢於碰硬不當稻草人

在創新監管方式方法方面,周亮指出,銀保監會注重提高風險識別的前瞻性,做到早發現、早報告、早處置,避免小隱患拖成大風險。對銀行保險機構進行全面體檢,把握好「樹木」與「森林」的關係,區分不同情況,優先處置可能引發高風險的隱患。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原則,建立合理的損失分擔機制,防範道德風險。把握好處置風險的力度和節奏,做到堅定、可控、有序、適度,防止發生次生風險。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認為,未來的數字貨幣時代,可能是多種數字貨幣同時並存的體系。在這個體系當中,在短期內很可能還是各國央行各自發行的數字貨幣佔主導。「如果要有穩定幣,我還是支持由IMF按照SDR來發行,簡單來說理由只有一條,貨幣體系無論怎麼發展,一定的中心化程度是必須的。」

穆長春、謝平、黃益平:從Libra看私人部門參与基礎設施的可能

穆長春進一步解釋了全球性穩定幣會放大風險的原因。他表示,一是全球性穩定幣的應用會削弱金融市場的公平競爭。由於全球性穩定幣的發行者一般為大型科技公司,網絡效應將導致更高的市場集中度,同時,穩定幣的閉環體系可能會抬高市場准入門檻。

閻慶民表示,資本市場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在制度規則、監管實踐等方面努力探索,取得了長足進步,但也要清醒的看到,資本市場仍存在「四個不」,即不成熟的投資者、不完備的基礎制度、不完善的市場體系和不適應的監管制度。結構性和體制性問題還沒有很好解決,還不能很好適應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需要。

謝平認為,私人部門參与基礎設施、提供公共產品應有三個條件:一是解決收費問題;二是嚴格監管;三是要有公益心,有較高的道德水平願意為公眾提供服務。但第三條是很難達到的,只有在強監管下才能實現。

「改革是慢變量,影響中長期增長,但在特殊情況下,改革也可以影響短期增長,明年大概就是這樣的特殊時期。」十三屆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表示,要逼出一些平時不大容易推出的需求側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大舉措。

劉世錦認為,目前要把與中速增長相配套的新結構性動能調動出來,深化改革開放,釋放被抑制的增長潛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依然是重點所在,要點是開放、提升要素市場,切實保護各類產權,加快形成高標準的市場體系。

Facebook計劃推出Libra,也讓市場更加關注私人部門參与基礎設施、提供公共產品的可能性和條件。在當天的財新峰會上,多位專家對私人部門能否運營公共產品提出各自見解。穆長春認為,私人部門可以提供,但前提條件是其必須要納入法律監管框架中;同時,私人部門要有公德性,為公眾提供公共產品服務,這就要求公共道德水平要高,如果沒有這種公共意識,私人部門是不能運營公共基礎設施。

周亮表示,完善金融監管體制機制、提升監管能力和水平永遠在路上。銀保監會努力探索符合中國國情的金融監管新思路、新舉措,堅決打贏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確保金融安全穩健運行。當前,銀行保險業總體運行穩健,服務實體經濟力度不斷加大,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取得積極成效,金融改革開放邁出新步伐,金融監管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明顯提升。

此外,打鐵必須自身硬。周亮表示,金融領域利益大、誘惑多,作為監管者,時刻存在被圍獵的風險。我們在監管處罰時難免會有人說情打招呼。監管幹的就是得罪人的活兒,要敢於碰硬,不當稻草人。要加大金融反腐敗力度,「管住人、看住錢,扎牢制度防火牆」,堅決清除搞權錢交易、利益輸送的害群之馬。樹立大局意識,弘揚專業精神,提高駕馭嚴峻複雜局面的能力,努力打造一支敢於監管、善於監管、廉潔監管的「鐵軍」。

11月10日,來自一行兩會的官員和經濟學界知名專家齊聚第十屆財新峰會,就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加強金融監管、深化改革釋放增長潛能、數字貨幣等熱點話題展開討論。

劉世錦還認為,在對外開放上要有更大的前瞻性舉措。把自貿區開放和國內改革相結合,把國際談判中的一些相關議題,比如公平競爭、產業政策、補貼、知識產權等,可以在自貿區率先改革、主動改革,還可以在海南和粵港澳大灣區實施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

此外,穆長春還認為,全球性穩定幣一旦推出,會對貨幣政策傳導產生影響。例如,如果全球性穩定幣廣泛用於價值貯藏工具,國內貨幣政策對這部分資產的收益率影響有限,貨幣政策傳導效果將處於弱勢。如果全球性穩定幣支付利息,那麼利率是由籃子貨幣所決定的,這將進一步削弱本國貨幣政策的傳導,對本幣不在籃子貨幣中的經濟體影響更大。如果全球性穩定幣和本幣自由轉換,穩定幣利率將影響本國內存貸款利率的確定,進一步削弱貨幣政策傳導的有效性等。

除了要對私人部門參与的非主權全球性穩定幣加強監管外,央行自己發行數字貨幣也是先發制人的辦法。穆長春就表示,各國央行也應在各自法律轄區內對於發行央行數字貨幣(CBDCs)成本和優勢進行評估。

「推動提高上市公司質量,是資本市場全面深化改革的基礎性工作,更是證監會系統的重大任務。證監會已經制定並下發了推動提高上市公司質量行動計劃,明確了具體任務和完成時限,大概花三到五年的時間來完成。」閻慶民作出上述表述,並就如何提高上市公司質量進行了重點論述。

不過,看似比初期加密貨幣進化得更高級的非主權全球性穩定幣,真的可以令人安全放心的在世界推廣嗎?各國央行並不這麼想。謝平指出,對於非主權的全球性穩定幣,在今年10月舉行的G20財長與央行行長會議上,20國央行公開聲明稱,全球性穩定幣發行的前提,必須是解決了反洗錢問題、反恐怖融資問題、誠信問題、消費者保護問題。「這實際上是把非主權的穩定幣,特別是用區塊鏈技術為基礎的非主權穩定幣暫時凍結了」。

自今年6月臉書(Facebook)發佈Libra白皮書至今,全球金融學界和各國央行對以Libra為代表的全球性穩定幣的討論熱度不減,擔憂的論調佔據了主流,要對私人部門參与的全球性穩定幣實施嚴格監管則成為多國央行的共識。穆長春詳細闡述了全球性穩定幣存在的風險,以及中國央行要先發制人推出數字貨幣(DCEP)的政策考量。

針對當前上市公司治理方面存在的問題,閻慶民表示,下一步證監會將在全體上市公司中組織開展公司治理專項活動,通過自查自糾、現場檢查和整改提升等分階段工作,切實推動公司治理水平得到有效提升。

穆長春:全球性穩定幣會放大風險 當下不宜推出

在完善信披制度方面,閻慶民強調,在信息披露中應增加環境保護和社會責任承擔的內容,作為信息系統的基本框架。對違反環保重大監測的上市公司強制要求進行披露,對沒有列入重點監測的企業採取鼓勵或「半強制」披露的方式。當下,我國已經在實踐和遵循OECD等國際監管組織和多邊組織的標準和要求。

原標題:敢於碰硬不當稻草人!加強金融監管有表態,閻慶民、周亮、劉世錦等官員學者齊聚,還談了提高上市公司質量、數字貨幣前景…

劉世錦:明年要逼出平時不容易推出的改革重大舉措

閻慶民強調,上市公司質量提高首先在於上市公司本身主觀能動性的提高。上市公司擔負著自我規範、自我提高、自我完善的直接責任、第一責任。同時,證監會也提倡「共建、共治、共享」的原則,立法和司法機關、宏觀管理部門、產業主管部門、地方政府等,在制度供給、財稅支持、執法協作、風險處置等方面發揮着重要作用。投資者也應積极參与上市公司治理和監督,依法依規行使股東權利。

行至年末,展望未來經濟發展的會議也多了起來。

對各國央行來說,或許他們早已看清大方向。儘管當前的非主權全球性穩定幣的構思仍顯稚嫩不完善,但私人部門參与數字貨幣發行仍是不可阻擋的趨勢。因此,加強監管、先發制人成為央行佔據數字貨幣時代主導權的必然選擇。

從掌握着主權貨幣發行職能的央行的視角看,由私人部門參与的非主權全球性穩定幣存在着諸多潛在風險。穆長春表示,全球性穩定幣對公共政策和監管形成了諸多風險,比如法律確定性、治理、反洗錢、反恐融資、反大規模殺傷武器監管、支付系統安全、市場穩健、個人隱私與信息保護、消費者/投資者保護、繳稅合規等。如果穩定幣擴展到全球範圍,將放大其對於公共政策產生的挑戰和風險,也可能產生新的挑戰和風險。因此,在法律、監管、風險控制等問題未解決之前,當下不宜推出全球性穩定幣。

今日关键词:中国联通被约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