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公司汽车-庞大集团当下4S店的运营情况也都不是特别好-迪庆新闻

  • 时间:

这才是中国青年

不過,龐大集團很快就發出澄清公告表示,儘管2019年5月13日,債權人向法院提出對公司進行重整的申請,但目前法院尚未受理,故不存在媒體報道中的「重組方」,更不存在領銜主體問題。

第一財經記者查詢啟信寶公布的相關公司信息后發現,深圳國民運力運輸服務有限公司的經營範圍與汽車流通行業有很高的關聯性,涵蓋汽車租賃、二手車買賣、汽車維修以及電動汽車銷售和充電樁建設等領域。

另有不願透露姓名的分析人士則認為,此次龐大與上述三家公司洽談未果可能存在多方面的原因:一是龐大目前的龐大債務;二是自2017和2018年不斷出售旗下資產之後,龐大集團旗下的優質資產已經所剩無幾,加之經歷過2018年的困難期,龐大集團當下4S店的運營情況也都不是特別好,人心渙散,要重新盤活可能也需要花費不少心力;三是相對獨立的投資人,三家聯合重整方,可能本身在訴求上也會存在分歧。

「如果是金融口的,誰願意投一直走下坡路的行業?」一位投資人說。另一位投資人表示,如果債權人不願意接盤,民營企業裏面能拿出那麼多錢的人寥寥無幾。

困窘之中的龐大汽貿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龐大集團」,601258.SH)近期再添兩條被執行人信息。

在位於浦東新區的上海信佳店,店外泛白的巨幅廣告的背景板上,還印着龐大集團的logo,店內銷售人員表示,這家店目前仍然由龐大集團在運營。「龐大現在已經在進行破產重整。」一線銷售人員對於龐大目前的困境也有一定的了解。「股東的情況並沒有影響我們的經營狀況,外面的車都是現金提的,店裡都有現車,因此不存在客戶訂車而最後拿不到車,也不會出現資金斷鏈沒錢贖合格證的情況」上述銷售人員表示。而第一財經記者在該店裡看到,其所售車型的提車日期都較為「新鮮」,幾乎都為5月下旬到店車輛。不過,雖然是周末,但該店非常冷清,記者到店后超過半小時時間里,並沒有客戶到店看車。而除了展車之外的區域,包括精品區等幾乎沒有展品呈現,為數不多的工作人員,幾乎都在刷着手機,給人一種寥落的感覺。

加快土地流轉保全4S店運營雖然龐慶華已經在今年6月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會戰略委員會主任委員及總經理職務,但他仍為龐大集團實際控制人和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占公司註冊資本的20.42%。因此,龐慶華依然在為龐大的前途和明天奔走。一方面通過關聯方借款,另一方面還通過向員工募資,來保全旗下4S店的授權,讓其恢復正常運營。龐慶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談到,今年5月份,龐大旗下正常運營的4S店數量預計能夠達到360家左右。

雖然從數字上看,此輪兩個被執行標的的金額並不算特大,但對於目前正寄望于破產重整的龐大集團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從去年開始,就不斷有龐大旗下4S店歇業的消息傳出,今年1月,由於長達半年沒有採購新車等原因,上汽通用五菱解除了與龐大集團的合作關係。由此,龐大喪失了旗下銷量最高的品牌的授權。

目前,龐慶華累計質押股數量為13.63億股,累計質押股數佔總股本比例為20.41%,累計質押數量占其持股比例99.98%。龐慶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談道:「公司99%的貸款都是我個人擔保,連帶無限責任。」

第一財經記者查閱龐大集團官網所示的網點分佈信息后發現,在龐大的官網上,上海的經銷網點為8家,記者在走訪中發現,這8家公司目前都在運營之中,僅有一家經營的品牌發生變更,由原來銷售雙龍以及平行進口車的店改為銷售日產。

啟信寶信息顯示,8月7日、8日,龐大集團連續新增被執行人信息,執行標的分別為4721.94萬元和12.82萬元,執行法院為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和新鄉市紅旗區人民法院。

龐大的重整方案推進得並不順利,這在業界的預測之中。在6月初龐慶華證實擬進行「破產重整」時,國內數家汽車經銷商投資人就曾對第一財經記者表達過對此並不看好的觀點,原因在於汽車銷售行業出現全行業性的盈利性難題,據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數據,2018年全國將近40%的經銷商虧損,2019年新車銷售毛利普遍為負,經銷商虧損面進一步加大。

龐大集團在年報中稱,「這些資產(土地產權等)既是財富也是包袱,今年我們更要努力加快資產盤活。通過關停並轉等手段,使資產、利潤達到最大化。」

雖然否認了領銜主體,但龐大方面確認,該公司確實與上述三家公司組成的聯合重整方進行過洽談,但尚未達成相關協議,除總經理的聘任外無其他後續安排。因此從司法程序方面,重整存在重大不確定性。不僅如此,龐大還表示,近年來也曾與相應戰投方進行過洽談,但無實質合作方案。

由於經營不善,龐大集團的股價也已經創下了新低,至8月9日晚間收盤,為1.29元,對應市值不足84.5億元。而在2011年龐大集團剛剛登陸A股時,其市值一度超過600億元。

銀行抽貸導致現金流極度緊張、現有4S店已經無法為龐大集團帶來充裕的現金流,重整成為拯救龐大的最後一根稻草。但龐大集團在7月31日發佈澄清公告稱,目前公司未收到相關部門關於開展重組事項的通知。目前,重組尚未有進一步消息。

龐慶華很糾結,他曾談到,現在手上持有的土地升值了,如果都賣掉,不僅能夠把前期投入的成本都收回來,龐大集團也會很快渡過難關,但他又表示,雖然把房子土地都賣了可以徹底還清債務,但如果他退出汽車流通江湖,就是對龐大不負責。

與終端市場相比,龐大的經營狀況已不只是寥落。截至目前,龐大尚未公布其上半年的業績,但根據一季報,龐大營收44.83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68.26%;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凈利潤為-4.98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520.92%。而在2018年,龐大集團的虧損達到61.72億元。

種種糾結和重整的前途不明交織之下,龐大集團的路在何方?

尚未有明確重組方距離龐大擬破產重整的消息傳出已經有兩個多月,在此之前,龐大集團原董事長龐慶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6月底之前就會有消息傳出。不過,截至目前並未有來自龐大方面的消息。就在前幾日,有媒體報道稱,龐大集團的重組方分別為深圳市深商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國民運力運輸服務有限公司與深圳市元維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同時,該報道指出,龐大集團近日履新的總經理趙鐵流為重組方的既定人選,深圳市元維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馬驤也已進入龐大集團董事候選人名單。

龐慶華曾對媒體透露,龐大集團在全國一共有1.25萬畝土地,預計今年土地銷售額至少就有10億元。此外,龐大集團與銀行方面已制訂出一份「三年回歸計劃」,決定對旗下龐大4000畝土地進行對外出租或出售,預收回資金約為40億元,主要用於償還各種債務。

在低谷面前,龐慶華也反省自己過去犯下的錯誤。比如,想法太多,除了想要收購整車品牌造車之外,龐大幾乎把所有的汽車互聯網創新思路都玩了一遍,比如上門保養O2O、泊車類業務以及網約車等,這些項目耗費了龐大的大量精力,也耗費了資金。再比如在擴張中大量拿地,造成資金沉積。

今日关键词:袭击记者保释被拒